正如蝴蝶翅膀上的鮮艷花紋,可以是人類繪畫的靈感泉源,因此我並不只是要找回原住民的藝術文化,而是希望自身的族群文化,也能像蝴蝶一樣,進入到各個不同的族群生活中,被採納、被引用,對所有的文化都有所貢獻。
                                  
                                        
關於撒古流‧巴瓦瓦隆(1960-),即使不知其人、未謀其面,也能從媒體上、網路上廣泛的報導、介紹中了解他的生平事蹟,形塑出一個文化英雄的輪廓:他出身於屏東三地門鄉的達瓦蘭部落,繼承了排灣族的「藝匠」(Pulima)*血脈,笑稱自己打從娘胎開始便聽著雕刻刀敲打的聲音出世;撒古流很早就投入了原住民

文章標籤

Ray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