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拉斯(Horatius,BC.65-AC.8)是生於羅馬時代的詩人,他寫給
當時羅馬貴族比梭父子的信《詩藝》(或稱"論詩藝"),可代表羅
馬時期的文藝信條與走向。由於是信件的寫作,因此結構鬆散,
書名是後人-羅馬的修辭學家昆帝良(35-95)-所加上去的。
                                                     到了羅馬帝國時代,史家一般稱此時期為「希臘化」時代,這時
代努力追求希臘的文藝形式,形成了「古典主義」。賀拉斯的《
詩藝》即是在此氛圍下完成的,他推崇古希臘文化,並以此作為
羅馬文藝發展的目標。《詩藝》裡面缺乏嚴謹的哲學論證,談論
的是關於詩的一般形式與創作的經驗法則,可說是一本關於詩的
技術理論,對往後的文藝復興與17世紀法國的新古典主義都發生
重大的影響,可說是除了亞里斯多德的《詩學》之外最重要的詩
學文獻,常被稱為是「古典主義的第一部經典」。在談論中世紀
時,不妨來看看古希臘羅馬時代最後的榮光。
                                                                               
《詩藝》的內容分為三個部份:
                                     
1.總論文藝創作的一般規則
2.談論詩的種類與規則,主要是戲劇,以悲劇為主。
3.討論詩的作用和詩人的天才及批評的重要性。
                                                                               
                                                                               
在詩的本質,他接受了傳統的「藝術模仿自然」觀點。在模仿之
外他亦提出「創造」-可憑想像虛構,但是要接近現實,所以不
能使人感到不自然-如樹林裡看得到海豚。他認為作品就是要和
諧、有一體感,「恰到好處」。
                                                                               
作者亦要遵守「合理」「適當」的規範,作品要前後一致,在描
寫人物類型上,要合乎「典型」,這裡的典型指的是傳統既有的
人物典型,如古希臘悲劇人物既有的人格特質,如我們中國戲曲
在描寫關公時,一定要表現忠義神勇的形象,不可將他變成奸滑
的角色。
                                                                               
在語言的使用上,他認為要符合「習慣」,這樣才能與觀眾溝通,
然後在既有的語言上新創詞彙;新的詞彙也會衰亡,舊有的詞彙
也會再生,這要視時代的「習慣」而定。
                                                                               
在文藝的社會功能上,他認為要「寓教於樂」。

規則與想像、傳統與獨創、理性與感性是反覆在《詩藝》出現的
基本問題。由於當時的羅馬文藝走向多樣性,感傷主義、形式主
義、個人主觀主義的作品盛行,不再重視社會與崇高理想,對賀
拉斯而言,當時的戲劇一味的討好觀眾、製造笑料、為新奇而新
奇、隨意虛構......賀拉斯認為當時的喜劇表現太過猖狂放肆,
羅馬政府「過份放縱詩人」,因此他認為應該以古希臘文藝為典
範來矯正這些亂象。
                                                                               
所以對他來說,應該「以規則約束想像」「在傳統上追求獨創」、
「用理性統治感性」,因此他的「藝術模仿自然」其實是藝術模
仿「古典」-模仿古希臘文藝;他所謂「語言合乎習慣」,就是
要以古希臘與當時羅馬用語為依歸;雖然他亦講求創造與想像,
但必須建立古典的基礎上進行小小的突破。
                                                                               
賀拉斯針對當時羅馬文藝的狀況提出他的批判,也可以想見當時
羅馬文藝多元多樣的繁榮景致,賀拉斯的建言一出,立即被視為
典範。
                                                                               
對藝術持不同立場的人對賀拉斯的觀點評價不一,正如有人覺得
「當代藝術」很亂,遠不如中國或西洋的經典作品(即使這些作品
在那個時代也可能被視為亂源),賀拉斯抱持的想法即是如此,
他認為當時的羅馬時代的藝術應該要復古,回到古希臘的風貌。
因此,有人覺得賀拉斯的思想是保守主義、教條主義,限制了藝
術的創新。
                                                                               
但若是從「賀拉斯如何評論當時代的藝術」的角度看起,這至少
有個鮮明的意義,即「藝術是可以討論的」,當人們開始討論藝
術時,即是試圖建立「藝術的知識」,所以藝術並不侷限在創作
上,而是有一門平行而立的知識藉此成形。

                                                                               
賀拉斯評論藝術的方法是以既有知識對當下的創作作判斷,以既
有的權威-古希臘典範-與當下的文藝表現來比較。這樣的方法
並沒什麼不對,因為人很難不在知識與經驗的基石上看待當下發
生的事物。然而賀拉斯的比較法與判斷方式涉及了他個人的喜好,
也就是說預設了意識型態的立場來運用比較判斷方式,而產生了
優/劣區分的價值觀。也因為如此,所以使他沒有產生過多創見
於亞里斯多德的《詩學》之外的思想,在建立知識的意義上就顯
得匱乏了許多。
                                                      
當代藝術的評論方法,在黑格爾後有很大的轉變,而是以當下的
藝術為優先,反過來去了解過往的藝術史變遷,以及當代文化的
形成,才不會總是落入「貴古賤今」或「貴今賤古」的窠臼中。
                                                          

--------------------------------------------------------------

參考書目:
                                                                               
西洋哲學故事/威爾杜蘭
西方美學史/朱光潛
西洋百位哲學家/鄔昆如
西洋哲學史/鄔昆如
現代美學/劉文潭
西方美學導論/劉昌元
藝術的故事/E.H.Gombgich
課堂上的筆記、講義與心得感想
                               

睿柏(RAYBO),Fri Dec 17 02:51:16 200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ybo 的頭像
Raybo

美學看看

Ray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