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攝影/洪健元 2003.5.15
警察在現場搜證待命,大批媒體架好SNG,這是五月十日晚上的豆皮文藝咖啡館。這場引起社會關注的活動是由吳冠德、馬駿良所發起「使命」系列活動之一的「天體日」,此為豆皮每月主題展「黑狗樂」的展演活動,在媒體與警方的「參與」下,原本當天預定在駁二藝術特區舉辦的「裸體打籃球,裸體下圍棋」活動改以在豆皮咖啡館身穿白衣、手持康乃馨,利用白煮蛋、白紙來表達天體─赤裸身體─的聖潔,並以天體來自於母體呼應隔日的母親節。
      

(照片:「使命─天體日」活動已改為在豆皮文藝咖啡館內做文件展出。)
                                                                       
「使命」展為一文件展、系列課程與活動,展出的文件包括了「插枝行動」、
「川實驗室─情感活體實驗」等,為一系列的創作計劃與探索活動,其中並安
排了一天「天體日」進行「裸體打籃球,裸體下圍棋」這「創作活動」來探討
人處於天體時在對弈狀態下的微妙關係。

吳冠德認為籃球運動與圍棋活動都是人文社會發展到極致下的產物,有繁複的
規則並與對象互為主客體進行對搏,雙方的身體、精神都處於緊繃的狀態,吳
冠德認為這當中能釋放出強大的能量,如果人們剝除人文的象徵衣物以原始的
裸體姿態進行一場具有制式規則、意志、身體必須全神貫注的比賽時,那又會
是什麼情形﹖「使命─天體日」便是一個這樣的實驗,這是與一般天體營為了
放鬆身心的休閒活動最大的不同點,而其本質是一創作狀態並非展演結果,也
是它與表演、行為藝術最大的不同處。

為了與社會各學門有所聯繫,「使命─天體日」招募來參與的活動者除了有美術
系的同學、國小美術教師外,尚有原始藝術的研究者、雕刻家、劇場工作者,亦
有母親帶著小孩報名,希望從中讓小孩認識身體與對身體的尊重。
                                                                               
如果1912年劉海粟創立的上海圖畫美術院以裸體模特兒引起軒然大波,90年後
的台灣社會又是如何面對裸體這件事﹖吳冠德並沒有挑戰體制之意,美術系畫
裸體模特兒或藝術以裸體表演亦無稀奇,但這活動所引爆的「事件」卻著實的
擾動這個社會,師範/學院/教育工作者/為人師表/……在吳冠德的學習背景上
,從中可以找尋到二元劃分的衝突點,並與另一面已被預設好的暗示─群體裸
露/羞恥/淫穢/…等符旨掛勾,「使命─天體日」原本為希冀達到內觀自省的
實驗,但卻意外的測試到社會的既成結構,於是平面、電子等各大媒體四處奔
波採訪報導,不明究理的黑函與關切電話也在兩會三地絡繹不絕(兩部會:行
政院教育部、高雄市文化局;三地:高師大、豆皮咖啡館、駁二藝術特區),
或許在這些關切電話的大眾心理可以得到一個實驗結論:在台灣部份民眾眼中
,身體等於性,裸露越多的身體等於給予他們越多的性暗示。對於衣服掩飾下
意圖窺視的身體與坦誠不帶情慾的面對身體,那麼究竟何者的心態更為道德、
更為健康﹖吳冠德如是說。道德並不是吳冠德的「天體日」想探討的問題,但
面對此二元結構,他回以此一質問。


(「使命─天體日」的部份展出文件)

對於「天體日─裸體打籃球,裸體下圍棋」最後並沒有辦成,吳冠德認為這活
動本來就是一創作過程,在藝術的創作過程中本身就會遇到各種不可測的狀況
,因此那天群聚的刑警、媒體記者也成了天體日的創作參與者,而這幾天來的
剪報與黑函等則作成文件放在豆皮展出(5/11~5/25)。這個由一位女同學想像
男生一樣赤膊打籃球的夢想所引發出來的靈感,著實激起了社會的漣漪,只是
這個對社會理想的「使命」探索在不意圖挑戰社會下,卻使社會受到挑釁的刺
激,但這種追溯自然、原初的想望、成為一完整、自然的「人」卻正好是藝術
面對社會的前衛革命。
                                                                               
回到豆皮現場,馬駿良闡述著天體的理念,吳冠德宣讀改變活動形式的理由與
不變的初衷,SNG眼見無點可露、沒戲可唱,拔線、收工、走人。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Raybo 的頭像
Raybo

美學看看

Ray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