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自dvdtimes.co.uk 

《人間有情天》為義大利電影,原片名為「The Son’s Room」
,導演南尼莫瑞提(Nanni Moretti)以一貫自編自導自演的手
法,跳脫以往帶有政治狂想的電影風格,以寫實平淡的敘述來
詮釋一個心理醫師在面臨喪子之痛的家庭悲劇,並從兒子的房
間中帶出充滿這個社會與家庭中無處不在的「秘密」。

秘密與衝突

傳統的悲劇模式有四種,一.人與神(宿命)的衝突,二.人與人的衝
突,三.人與社會(思想、體制)的衝突,四.社會與社會的衝突,古
代的希臘悲劇多從人與神的衝突出發,中國的武俠小說則是從人
與人的衝突出發(如為了報殺父之仇),Ibson的《傀儡家庭》就是
一則典型的人與思想衝突的悲劇,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朱麗葉
》、梅爾吉勃遜的《英雄本色》就是標準的社會與社會衝突的悲
劇。近代的悲劇電影的情節大多走向與思想、體制上的衝突有關
,在啟蒙時代與工業革命之後,人本思想興起,人類的社會也更
為複雜,人與人之間的衝突亦往往來自於社會的壓迫,而「人間
有情天」表面上來自於不可知的宿命造成兒子的潛水意外,劇中
的心理醫師喬凡尼亦不斷的以為「假如那天不去工作,與兒子去
慢跑,就不會有這樣的悲劇發生了」「如果時光能倒回,就能改
變這樣的命運」,但這個悲劇實際上卻來自於人在面對這個社會
時不得不偽裝、掩飾的「秘密」。 

    類似的情形亦在以下的電影可以看到,著名者如《美國心玫瑰
情》、《神父》(Priest)等等,具是闡述「秘密」與衝突的經典作
品。其實與「秘密」有關的題材並不少,以不同的電影類型呈現
,在文本中所佔的份量而各有不同,如《超人》、《魔鬼大帝-
真實謊言》(True Lies)、《蝙蝠俠系列》等動作電影,裡面的主
角為了實現社會正義必須保守身份的秘密;與窺視他人秘密有關
的電影則有《銀色獵物》(Sliver)、《為你瘋狂》(Addicted to love)
、《全民公敵》(Enemy of the State)等等,也可見到好萊塢電影在
隨著科技發展下對保守秘密持較悲觀的態度,人的一切行為終將
透過科技而被窺知,甚至近來的《入侵腦細胞》(The Cell)更大演
透過先端科技進入人在潛意識中的內心世界,在科技的進步下,
不管是外在的行為與內在自己亦不為所知的潛意識都將無所遁形
,人類再也沒有秘密可言。



秘密的守門員:心理醫師的螢幕形象 

   美國心理學會曾在1981年修訂的「心理學工作者的道德信條」
中,將保密性(Confidentiality)視為心理學工作者的一個基本義務
,因為他傾聽病人的心聲,所以也有義務為其守密,除非守密將
造成患者或其他人的危害,也因此,心理醫師實為窺見人心中秘
密的工作者,在秘密的門縫間穿梭。


現在的社會在工業化與都市化的變遷中,人與人之間充滿了疏離
感,對於人的內心世界與秘密所造成的衝突更是每個人都想一窺
究竟的花園,每個人都想知道對方在想什麼、做什麼,這個社會
因為疏離於是加深了人與人間的偷窺慾,《人間有情天》正是描
述這樣的處境,心理醫師的工作就是傾聽病人的心聲,這些可能
是病人不曾對外公布過的秘密,喬凡尼與寶拉還開玩笑的說,心
理醫師靠他人的痛苦案例寫書賣錢。心理醫師這個行業在社會的
角色變得越來越重要,在一切都物質化、去神化之後,心理醫師
的位置取代了人對神的信仰,代替了傳統宗教的角色,成為人們
解除壓力、煩惱與心理疾病的祈求對象,近年來關於心理醫師的
電影也不少,如《靈異第六感》(The Sixth Sense)、《老大靠邊閃
》(Analyze This)《沉默的羔羊一、二》(The Silence of the Lambs,
Hannibal)《入侵腦細胞》、《心靈捕手》(Good Will Hunting)《蝙
蝠俠3》、《魔鬼、性、狂想曲》(The Devil & Ms. D)等等,我們
可以發現心理醫師在片中的角色其實往往處於被動的、無助的,
甚至是被嘲弄的一方,如《魔鬼、性、狂想曲》的心理醫師則被
自稱為魔鬼的病人牽引著到處走,而其他片中的心理醫師不是殺
人魔,就是出現在驚悚片之中,這與心理醫師帶有解謎的功能有
關,也是心理醫師給予外界的一種形象。


 《人間有情天》:秘密貫穿整個情節 導演南尼莫瑞提所編導扮
演的心理醫師喬凡尼是個非常平凡的人,也可見得導演從寫實的
角度,對心理醫師的形象作一深刻的反省。喬凡尼在喪子之前對
病人漫不經心,喪子之後亦像個染有心病的病人一般歇斯底里,
甚至再也無法擔任心理醫院的職業。《人間有情天》其實在文本
上留下一個謎團-兒子安德烈為何喪生於潛水意外?電影中並沒
有說出答案,而把這個「秘密」-「文本的空白」留在觀眾的想
像空間,這亦可在導演於最後一幕與太太寶拉的一段對白上看到
:「妳想那位男孩是她的(新男友)?…算了..不要說出來!」。「
秘密」實是這部電影文本的衝突所在,也是貫穿整部戲的虛寫主
題,表面上實寫的是從喪子之痛走出陰霾的家庭,但隱藏在片中
虛寫的情節正是「兒子的秘密」,而這文本刻意不予特別交待的
空白-「鸚鵡螺」,可說正是構成安德烈喪生海裡的悲劇,亦是
此文本的衝突之源。我們在片中的第一個衝突點看到,安德烈被
學校懷疑他與好友偷了鸚鵡螺,從矢口否認、撒謊到偷偷的把秘
密告訴母親寶拉來看,似乎他有感於瞞著父親的愧疚,然而偷來
的鸚鵡螺已經弄壞了,這個原本藏在安德烈與好友心中的秘密,
雖然後來向母親吐露,但母親覺得這是無傷大雅的惡作劇,既然
事情已經過了,還是決定聯合起來瞞過父親與所有的人,當作沒
有這麼一回事發生,而安德烈面對著父親的信任與諒解卻始終感
到愧疚,所以導致了悲劇的發生(於是想潛到海裡的洞穴中尋找
鸚鵡螺來彌補,結果造成氧氣不足而喪生海底)。在劇本的發展
上,鸚鵡螺作為一個事件的開端,但又驟然的在文本上消失,是
這部電影最有趣的部份,導演南尼莫瑞提並不將焦點放在對死因
的探討上,而是關注於人如何接受現實、面對偶然與人生際遇的
問題上。

在文本中,首先為心理醫師喬凡尼建構一個理想性的家庭,家裡
的成員是兩個正值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且父母對子女的管教方式
也屬開明,這美好的家庭形象卻因一個小事件而構成嚴重的悲劇
。劇本的發展試圖建立一寫實的情境,也就是不存在一永恆不變
的世界,現實生活充滿了意外與失衡。另外文本以兩個事件來突
顯對比:安德烈因為沒跟父親坦誠他偷了鸚鵡螺,間接導致了悲
劇的發生,與此同時的是,那位喜歡嘮叨無所不談的病人奧斯卡
卻因X光檢查,發現了他身體中的秘密—癌症,而治好了他原本
一心求死的心理疾病,燃起了生存的鬥志。然而大多數的父母並
不能像X光般透視子女的秘密,在文本中我們看到在安德烈死後
,喬凡尼打開了兒子的房間,看看兒子曾經藏有的秘密,這裡實
際上反映了理想家庭內部所存在的強烈疏離。


秘密與疏離 

青春期的子女,往往是建立個人人格與隱私權擴張的時期,也往
往因為父母想在青春期時多了解子女一點,而逾越了子女隱私權
的空間,子女的生活重心從客廳移向自己房間,從家人移到同儕
團體,於是與父母間保留了越來越多的秘密,藉由疏離父母的控
制來建立自身的獨立人格。喬凡尼直到了兒子安德烈在學校發生
了問題,才進入了兒子的學習環境,也因為這樣的事情使得喬凡
尼有機會見到他兒子的死黨、還有兒子好友的父母,也因此了解
了兒子在學校的人際關係,包括他喜歡誰與討厭跟誰來往。而在
安德烈死後,才由一封遲來的情書,讓父親進一步的發現兒子的
感情世界,這一切都是喬凡尼感到陌生而新鮮的,他並非不想知
道,給子女一個開明的空間的父親,其實也很期待知道子女在做
些什麼,如他會在客廳外作事,卻一邊傾聽著女兒與他男友間的
談話,他對內容一面保持著開明的態度,也可看出他感到相當的
興趣,妻子寶拉則把他從想窺聽女兒的談話中拉了回來,她認為
去探子女隱私是不許可的。妻子寶拉正是扮演著一個守門員的角
色,她保留了子女的隱私權,也保守了兒子的秘密,她聽她所該
聽到的,她也不在兒子被控偷竊時主動隨安德烈到學校與老師交
涉,或到對方家庭中與家長交涉,她就在家中,只聽丈夫告訴她
的,或兒子願意告訴她的,她的角色是被動的傾聽者,就像喬凡
尼在傾聽著他的病患一樣。


我們在電影內容中看到了喬凡尼這位心理醫生的表現,很諷刺的
,他幾乎什麼都不用做,只要假裝冷靜、客觀的傾聽就夠了。實
際上他與病人間的關係是疏離的,病患對這位心理醫生則屬於單
向的依賴,而就在喬凡尼偶然一次特別關心病患的問題,趕到奧
斯卡家外診而取消了他與兒子約定的慢跑活動,意外就發生了,
也因此造成了他情緒的失控與內疚,終於無法在繼續的工作下去。


喬凡尼工作的地方就在家裡,與其他的房間相隔在走廊的一頭,
在電影的取鏡上,好幾幕鏡頭特別交待喬凡尼穿越走廊,經過了
層層的房間,來到了兒子房間,使人感到雖然同在一個屋簷下,
卻有如新天地一樣的陌生。事實上,喬凡尼開始發現,原來這個
家有許多地方如秘密般被他所忽略—一堆破損的家具,長久的忽
略下,雖然缺口就在眼前,卻好像秘密一般看不見,現在因為兒
子的死去,家裡有了缺口,於是他注意到了那些秘密有如缺口一
般被彰顯出來,他不知道兒子有喜歡的女孩,經由那女孩所帶來
的相片,他才看到兒子竟然會用相機自拍些有趣的畫面寄給喜歡
的對象,就在參與著兒子的世界,在不為父母所知的青少年同儕
世界中,他慢慢摸索拼湊出兒子在同儕與感情生活中的軌跡。


 救贖:秘密的參與和使命的建立 

對於最後喬凡尼一家是如何恢復往常的情緒呢?在這部以平淡基
調構成的寫實風格電影中,並不會出現某種突然的劇烈醒悟,但
我們可從「參與秘密」這方面來看。秘密的參與,可拉近人與人
之間的距離,也是認同的象徵,如安德烈與他的死黨一起保守了
鸚鵡螺的秘密,就是同儕間的信賴與認同,我們去參與對方的秘
密來拼湊我們對這個人在心中的份量與回憶,一旦我們發現對方
有我們所不知道的秘密時,彼此間的關係突然就被拉遠了,若這
個秘密被授權參與,則往往能增加對方的使命感與拉近彼此間的
距離,如寶拉被兒子授權保守他偷鸚鵡螺的秘密,寶拉則因為幫
兒子保守這份秘密而有一股使命,所以她自始至終都沒說出這個
秘密。這也可以解釋像喬凡尼這樣的冷淡的心理醫師仍然會有股
使命感,為了他的病人臨時出外診,因為奧斯卡只會跟他分享秘
密。這個救贖的程序是從喪禮開始,但必須直到了生活中出現了
使命-某種生活目標、生命目的,才使這家人逐漸獲得救贖。


生冷的葬儀、鐵釘鐵板釘製的棺材盒只是突顯了家屬活生生的情
緒,導演在這裡使用了特寫鏡頭將釘釘、鑄熔封棺的步驟做了詳
細的描述。然而在文本上,兒子偷了鸚鵡螺秘密與尋找鸚鵡螺而
造成的死因也因此隨著火化,寶拉或許是唯一知道此秘密的人,
但說出秘密似乎並不能讓丈夫從陰霾中走出,她僅告訴極力想找
出兒子死因的丈夫,這並非器材的問題,但也不知道為何兒子要
潛入海裡的洞穴之中。於是我們可以看到,這家人開始在各自的
生活中崩潰,她們也各自建立了自己的秘密:女兒與男友分手了
,喬凡尼自己跑到兒童樂園散心,寶拉仍謹守著兒子的秘密,直
到一封遲來的書信轉移了家人的注意力,那是兒子所認識的一個
女孩寄來的,寶拉把這位女孩可能帶來新的秘密視為救贖,若是
能聯絡上以往家人所不知的兒子感情世界的秘密,這樣對兒子的
回憶才算完整,這個救贖的工作不能各自去做,因為這樣只是將
對兒子的回憶變成各自的秘密罷了,所以在家人未聚在一起完成
這件事時,寶拉沒有私下聯絡這女孩,喬凡尼也無法獨自寫信給
這小女孩,他們必須一起設法跟這女孩聯絡,這意義對他們而言
,彌補了對兒子感情世界的匱乏。導演並未對此編織一個夢幻的
情境,實際上那女孩只是兒子的單相思對象,甚至她還與另一個
男孩一起旅行,來拜訪喬凡尼一家人,不過對喬凡尼一家而言,
彷彿這是兒子在世上留下的最後一個訊息,至少在兒子死後,參
與了兒子的感情秘密,喬凡尼一家人在完成了這項使命後,一起
迎接陽光與海洋,讓心情慢慢的得到了救贖。


電影的最後一幕是透過這位過路的訪客-女孩的主觀鏡頭看著喪
子的喬凡尼家人逐漸遠去,導演讓觀眾透過女孩的眼睛,來看被
救贖的喬凡尼一家人,使觀眾帶著同情與放心的心情散場,這位
來自異國的女孩在劇中突然介入的角色,有如在片頭開始時,獨
自在慢跑舒緩自己壓力的喬凡尼,因停留在咖啡廳喝咖啡時,看
到街道上突然來了從異國來的宗教團體一邊舞蹈與吹奏的聲音,
於是欣喜的走近了他們,跟著他們繞著圓圈,仿佛得到了生活中
的救贖一般,這樣的片頭正與後來的發展相呼應。人生有許多意
外的介入,冥冥之中註定的,可能歡喜也可能悲哀,或許就像消
失的鸚鵡螺一般,沒人知道人生的秘密究竟是什麼,然而建立某
種責任,獲得使命感,或許不失為人生遭逢意外的一條救贖途徑


延伸閱讀:

該隱的封印-揭開男孩世界的殘忍文化                                 
作者:Dan Kindlon & Michael Thompson作, 吳書榆譯
商周出版 民89

秘密,說還是不說
作者:Evan Imber Black 作,侯維之譯 張老師文化出版 民90

 發表於Thu Jan  3 05:31:47 2002


Rayb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